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八十二章 心学?不,心挂!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可若是这书卷是留给我的,那是我先去见了阳明先生之后他留下书卷,还是他留下书卷我才能去见他?

    这似乎是个悖论......

    安奇生捧着泛黄古卷,心里不能平静。

    他心绪平静下来,将书卷放下,去往浴室洗去并不存在的污秽,换了一身衣服。

    方才珍而重之的重新捧起书卷。

    “本该焚香沐浴净手,却是条件有限。”

    安奇生正襟危坐,重新翻开泛黄书卷,开篇第一句映入眼帘:

    【你未看此卷时,此卷与汝心同寂,你见此卷,则其上文字自活,此卷自在你心.......】

    安奇生怔了一怔,这句话的出处他也知晓,本是阳明先生的事迹之一。

    原本在那暗室之中拿到之时,他也曾粗略看了一眼,当时毫无感觉,此时再看,则心中触动极深。

    这根本就是说给他听的。

    “这卷手书,竟真个是留给我的......”

    安奇生稳了稳心绪,继续看下去。

    【........儒,佛,老,庄皆我心用,然致学于圣,心中却不可有圣,泥塑木偶只在庙宇,万不可在置放心中.......心为宇宙之体,万物之主,立命之以,量是非也,吾之道,致良知,知行一,心即理........

    知行合一,如今想来,合之一字也嫌多余,知行本是一.......】

    泛黄书卷之上,字数并不太多,但安奇生看起来却极为缓慢。

    每当文字在脑海之中闪过,他心中就好似看到了那位面容清癯,须发花白的老人的身影。

    老人或行或坐,或伏案疾书,或手捧书卷,一瓢饮一箪食,自得其乐。

    渐渐的,安奇生入了神。

    心灵之中,似有光芒萌发,杂质消失,慢慢的变得好似琉璃一般,倒映着外界一切。

    【种树需培根,修心先养身........

    开元8764年秋夜,

    赠友随笔,王守仁】

    卷终。

    “修行,即是做人,致良知,心即理,知行一.......这就是先生的道啊!”

    良久良久之后,安奇生方才合上古卷,珍而重之的放入怀中,贴身收藏。

    古卷之上千余字,字字不讲修行,然而在他看来,字字皆是修行。

    千余字而已,已经道尽了先生的一生所学,心学精髓,修行精义。

    已然解了他之前所有疑惑。

    心心相印,就是如此。

    比起传说之中的灌顶传功还要神奇的多!

    安奇生站起身来,一夜未睡,他的精神却极好,心中似有什么东西在发芽,在萌发。

    心为种,诸道为之养分,则可长出参天之树。

    唰~

    他拉开窗帘,天边已然渐亮,一轮红日正在云天之间冉冉升起,晨辉破晓,照耀大地。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安奇生心中十分静谧。

    在那大日初升之时,他的心中,似乎也同时有太阳升起,光芒照破阴霾,一片通明好似琉璃。

    往日所学种种,系数浮现心头。

    心如明镜,映出一切疑惑,种种明悟不断升起。

    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自他的心灵之中扩散开来,继而通达手脚,全身细微之地,好似水乳交融,又好似卸下了沉重镣铐。

    一闭眼,心如明镜映彻之下,往日种种一切疑惑都好似有了解答。

    呼!

    心念一动,他就在这狭窄的小旅馆房间之中,打起了拳。

    脚下一动,如狸猫轻灵,似熊般厚重,如虎般威猛.......

    只是踏步而已,往日所学的种种,诸如马步,蛇步,鸡步,猴步,鼠形等等步法,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融入了他的脚步之中。

    呼!

    他抬臂前压,关机响动,五指一抓,空气好似水流般在他的手指间划过。

    拳,掌,指。

    一瞬之间,他手中接连变换数十路拳掌指法,八极,形意,太极,鹰爪,古门心意拳,象形拳,龙形拳等等拳法信手拈来。

    心念一起,则劲力通达全身,诸般拳术套路铺彻开来。

    出则行云流水,收则云散风流。

    说不出的轻松,写意,自然。

    安奇生很-->>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