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七十三章 群山之巅诉黄庭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呼呼~~~

    疾风吹荒草。

    在火光摇曳之下,苗休的影子拉的很长。

    苗休止步,眸光微抬,看向山林之外的王之萱:

    “王博士,许久不见了。”

    他与王之萱自然是见过面的。

    数年之前,王之萱前往云缅边界追杀一位越境的毒枭,曾与他有打过照面。

    王之萱神色不动,音似珠落玉盘,泉水叮咚:

    “虎王心怀杀机而来,是要杀我?”

    苗休的杀意几乎不曾掩饰,她自然能察觉的到。

    不过,她似乎与他没有仇怨......

    不过她也不在意,纵使当年面对穆龙城,她都没有惧怕,苗休虽强,却也不会比穆龙城的威慑更大。

    “王博士说的不差。”

    苗休负手立于荒野之间,眸光泛着一丝涟漪:

    “老夫此来,要的就是你的性命。”

    “虎王若要,只管来取,若取得走,自然随你的便。”

    王之萱眸光垂下,盯着地面:

    “不过,若杀我不得,也怪不得我之后不讲情面了。”

    “杀你不得?”

    苗休自然知晓王之萱的意思,气息陡然为之凌厉起来:

    “你就不问问,老夫为什么要杀你?”

    “又有什么关系?”

    王之萱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她的好奇心从来不重,到了此时,更不在意苗休为什么要来杀她。

    因为那毫无意义。

    无论苗休为何而来,这一战都不可避免了。

    “也好,也好。”

    苗休点头,眸光渐渐平静下来:

    “你如此痛快,省了老夫不少口舌手脚,那老夫便给你个体面。”

    “哦?如何一个体面?”

    王之萱看向苗休,眸光清冽。

    “呼!”

    苗休缓缓吐气,气流如箭,气浪惊人,吹的面前大片荒草伏地:

    “一个武者的体面......”

    轰!

    气流激荡,荒野颤动。

    苗休脚下一动,掠过荒野掀起狂风,如成了精的老虎咆哮山林。

    拳掌轰出,气浪滚滚而来:

    “胜者生,败者死!”

    ........

    初春未到之时,山林之中一片萧瑟,无人声,无虫鸣,只有风吹树枝的‘哗啦’之声。

    安奇生跋涉于山林之间,徒步行走,不见人烟,不与人言。

    他忘记了尘世的喧嚣,沉浸在功夫之中。

    前世今生,安奇生练拳超过二十年,但却从未有过如此沉浸过。

    明明久不见人,他的心中却越来越充实,似乎有很多人陪同在身边。

    心灵好似得到了洗涤。

    他幼时就有前世记忆,每日里想法很多,做任何事都要权衡利弊,考虑得失。

    过于稳重,却也失去了该有的性情。

    但人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

    教育,环境,际遇,地位等等都会造就出不同的人,不同的心境。

    一个人身处底层,每日碌碌,心中所思所想只是柴米油盐,其心其人如何也逃不过普通人的范畴。

    但若是将其置身于权利顶峰,就算其达不到把握阴阳,一言既出万人景从的王者之态,也必然会从原本普通人的心境转变。

    一个懦弱的人健身练武参军,可以变得勇敢强大。

    一个一心向善的良善之人,遭逢大变也可能成为极恶之人。

    极恶之人遭逢冲击,也有幡然悔悟之可能。

    人还是那个人,心却未必一直是那颗心。

    山林之中,安奇生以最狂野的动作撞树撞石,赤裸身子于大河之中练拳遨游,赤脚奔走在沙石之中,瀑布之下捶打肉身,明月之下静坐观想,大日初升之际,于山巅打拳......

    渐渐的,安奇生感受到了变化。

    他的心就好似一块尘封于泥石之中的玉石,经过打磨之后露出原本的明净晶莹的光辉。

    这一日,凌晨时分,他又登上了一座高山之顶。

    适时,正是红日初升,晨辉破晓之际,远处天边一抹红霞渐渐扩散,继而渲染整个天际。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