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90、冯蘅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这次回来,有一件事情要与岳父大人说。”

    跟在黄药师身边,魏昆拉着黄蓉的手一点也没有避讳的心思面容平常的与黄药师交谈着。

    陆乘风几人看到这一幕,表面恭敬无比内心却暗暗咋舌,心想小师弟胆子真大也不怕师傅生气。他们一边面容严肃,一边偷偷的打量黄药师的脸色。

    却见黄药师时而皱眉时而欣慰,脸上的表情复杂的跟染色坊一般多彩多姿。

    黄药师心中也无奈,小夫妻两个如此恩爱倒是很让他欣慰。毕竟这样看来蓉儿不至于吃苦头,那臭小子对她很不错很宠爱。身为这个时代的人,自然是清楚女子地位何等地下。哪怕是他,曾经面对冯蘅的时候依旧是大男子主义。

    相比之下魏昆能毫不掩饰的对黄蓉宠爱,虽然有伤风化不过倒也无所谓了。

    女儿幸福最重要。

    当然,心里开心归开心,难受还是要难受的。

    即开心又别扭,这是一种复杂的心思。

    尤其是看着自己养大的小白菜被别的男人如此宠爱,身为过来人的黄药师内心就一阵不得劲。

    没来由的又是一个白眼扔过去,魏昆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

    “这老头有毛病?不想了,管他想干什么,晚上欺负蓉儿就对了。”

    魏昆心中嘀咕着打定了主意让黄蓉还债,总不能莫名其妙的总是给我扔白眼吧。

    黄蓉是有些累了,赶路本来就辛苦再加上魏昆不消停的折腾,她小小的身子那里承受的住?刚回到桃花岛,跟黄药师说了几句话就无精打采的回去休息。

    黄药师也没多想,挥了挥手让一群师兄弟散去,然后带着魏昆走向了房子后面。看路径,竟然是去冯蘅坟墓的地方。

    魏昆心中有些疑惑:“岳父,我们这是……”

    “跟我来就好。”

    黄药师没有多解释,带着魏昆往前走。走了片刻魏昆感觉环境越来越熟悉,最后终于确定是去看冯蘅。

    他有些不解,难道外出回来拜见岳母是规矩?

    墓穴的地道口竟然是打开的,打扫的干干净净,铺平的地面白玉石一般,空旷的空间看起来很有档次。

    魏昆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黑衣女人,女人披散着头发正提着扫把扫地。他很疑惑,这干干净净的地面有什么好清扫的,不过看到女人认真地样子魏昆也没有多问。

    到了跟前,那女人像是刚发现二人,慌张的转过身等看到黄药师的脸庞,目光中展现出一丝惊喜。

    她披头散发,一身黑衣,装扮上有些邋遢。脸上的皮肤也黝黑,眼窝深陷,手指鸡爪一般消瘦。就像是贫民窟走出来的无家可归的流浪女人一般,不过从对方的面相来看,年轻时候应该是一个大美女。

    “师傅。”

    令魏昆意外的是,那黑衣女子竟然跪在地上,很是恭敬的行礼。

    黄药师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也不说起身,就那么面无表情的走过去。魏昆疑惑的看了眼女人,紧跟着黄药师的脚步往前走。等到看到了水晶棺,黄药师才忽然出声:“那是我唯一的女弟子,或许你听过她的名号,黑白双煞其中一人就是她。”

    “梅超风?”

    “你果然知道。”

    魏昆吃了一惊,诧异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装傻充愣:“我本来想要去找她的,结果因为别的事情耽搁了。”

    “我知道,金大都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本来想去带蓉儿回去,却没想到蓉儿没找到,找到了这个孽徒。

    她罪孽深重,我也不杀她,就罚她在此地扫墓,度过余生。”

    魏昆无语的抬起头,看着黄药师面无表情的脸,尤其是听到对方那复杂的语气。他忍不住叹息,心说这比杀了那个女人都要痛苦好不好。

    或许在黄药师看来,自己不杀人就是仁善。

    但是将一个人困在此地,不给自由,每天只是扫地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能感应道吗?”

    魏昆正心思复杂,黄药师却开口了。指了指观察,目光诡异的看着魏昆问道。

    魏昆一呆:“什么?”

    “她还活着。”黄药师言简意赅,魏昆瞪圆了眼睛:“岳母还活着?”他吃惊的看着黄药师,又赶紧扭头看向了棺材。只见棺材内的女子虽然沉睡,但是脸蛋白皙,肌肤嫩红,就像是睡着了一般根本不像是死去。

    他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我上次来总感觉有人看着我,原来是岳母。”

    黄药师闻言笑了笑,竟然有些得意:“吓到你了?不过别担心,她只是还活着却并不能动。说起-->>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