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154、快到极致就无敌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锵锵锵!!!”

    剑鞘发出刺耳的声音,令人忍不住侧目看去,却见一个幼小的少年双腿微分站在院子中,脊背站的笔直,腰间斜跨一把宝剑。

    少年一手抓住剑鞘,一手抓住剑柄。

    长剑锵的一声出窍,在空中挽了个剑花却有回归剑鞘。

    如此往复不知道多少次,大清晨的威风有些寒冷,少年却已经满头大汗脸色略微苍白。

    甚至那一双小短腿都在发抖。

    不过少年依旧没有吭声或者放弃,因为不远处躺椅上的人还没吭声。

    魏昆捧着一本书躺在躺椅上看的认真,对于耳边不断响起的声音也像是没有在意。不过阿飞却不敢大意,师傅要求的每天早晨拔剑一百下还没有做到。

    对于自己这个师傅阿飞早就看明白了,平时不会管他,哪怕得罪了什么人师傅都毫不在意。

    但是若是安排的功课没有做完,肯定会收拾他一顿再说。

    时间又是片刻过去,阿飞手臂发抖只感觉半边身子都没了感觉。当最后一下长剑死死的插进剑鞘,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去也不慌不忙。一双手从小腹缓缓抬起收功,等到体内温热旋转一周回归丹田,阿飞这才擦了擦汗走过来坐下。

    他一边喘息,一边抓起桌子上的凉白开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这才嘿了一声笑道:“师傅,我们打个商量,以后别练这玩意了。”

    魏昆眯着眼冷笑起来,笑眯眯的表情看的阿飞脸皮僵硬忍不住想跑。他屁股挨着椅子做出随时都跑的动作,僵硬着嘴唇说:“师傅,您教我点高明的,我也好去给玉霜姐姐他们家做个家丁护院什么的对不对。”

    “你就这么点出息。”

    魏昆气不打一出来,老子唐唐先天高手的徒弟竟然要去做家丁?

    你还能再丢人一点吗。

    阿飞不满的嘀咕:“师傅你不也是给萧家办事。”

    魏昆脸色一僵:“你懂什么,我这是有约定。”

    “什么约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馋人家姐妹俩。”

    “……”

    魏昆脸都黑了,气的浑身发抖。这臭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简直要翻了天了。

    什么叫馋人家姐妹俩。

    我是那种人吗?

    我有那么无耻吗?

    你把萧夫人放哪里了?

    阿飞看到魏昆脸越来越黑,坐卧不安的屁股乱颤,最后还是忍不住跑开一点硬着头皮说:“师傅,我去看看鹿肉好了没有。”

    说完,转身就往厨房跑。

    等到跑进了厨房,阿飞回头偷偷看看,却见魏昆捧着书本在发呆,他拍了拍胸口一阵后怕。

    接着又不知想起了什么,噗嗤一笑:“有贼心么i贼胆,你说说你大老爷们,媳妇都没有一个,天天研究什么房中术可笑不可笑。”

    说这话打开锅盖,一股幽香扑鼻,让阿飞没好气的一瞪眼。

    “鹿肉鹿肉,又是鹿肉,小爷都天天吃的冒鼻血了,也不知道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受得了。”

    虽然嘴里不满,但是练武一早上的阿飞早就饿了,操起一块肉放在碗里等了等,然后就往嘴里塞。

    七八下搅动几下就咽了下去,肚子里暖洋洋的。

    阿飞这次满意的弄了两碗端出去,来到魏昆跟前看了看魏昆的脸色,见魏昆已经恢复了正常,阿飞心中松了口气。

    “师傅,不是我说你,天天让我练武,也没见练出什么东西来。不是徒弟我不尽心,而是玉霜姐说了,跟着你当个武夫就贫苦一辈子,跟着她能腰缠万贯到时候再给我取个媳妇,好传宗接代,你说我能不动心吗?”

    阿飞坐在魏昆面前,撇着嘴嘀咕着。一边说还一边晃动着衣袖,示意魏昆去看他破烂的衣服都没人修补。

    魏昆翻着白眼无语的看着阿飞:“你得了吧,有吃有喝还不满足,我小时候衣服都没得穿。,”

    “那你入赘萧家岂不是有穿不完的衣服了?”

    魏昆:‘……’

    这徒弟好想一巴掌拍死怎么办。

    阿飞看到魏昆瞪眼,讪讪一笑眼珠子转动,缩着脖子说:“师傅,你让我练剑真能成高手?”

    魏昆脸色这才缓和许多:“那是当然,等你练成了与人交手,别人剑还没出鞘你却已经归鞘,你说那是何等的威力?你记住,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快到了极致,你就无敌。”

    “那师傅你有多快?”

    魏昆沉默了,这个问题要如何回答。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