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152、我林晚荣皱一下眉出门被车撞死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嘭!

    那个冒出的脑袋又落入水里。

    水面一阵荡漾,小屁孩虎视眈眈的盯着。身后,魏昆也回过神来一般,叹息一声:“拉他上来。”

    小屁孩生气着急的回头:“师傅,他非礼你。”

    魏昆:‘……’

    脸一黑,魏昆再次说道:“这不是那一个。”

    小屁孩闻言微微一呆,随即反应过来,想到刚才的落水声也忽然明白。这是俩人,一个非礼了师傅,一个落入了水里。

    想清楚这些,小屁孩也有些内疚:‘我搞错了。’

    与此同时,水面扑腾一下一只大手再次扒拉上来。

    小屁孩赶紧伸手一把抓住:“别着急,我拉你上来。”

    哗啦啦……

    船身晃动,本来就不大的小船经过这么颠簸,没有散架已经是够好的了。

    毕竟那人从桥上掉下来,这桥虽然不高,一个人的重量也不可小觑。

    多亏了魏昆的内力减震,不然俩人摔在一起铁定去见阎王。

    说起这桥,小屁孩仰起头看了看,却看到桥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着急的盯着他们:“玉霜姐……”

    .他兴奋的站起来挥舞手臂,大眼睛闪亮闪亮的。

    “我曹。”

    刚要爬上船一只脚已经扒拉上面的家伙,嘴里发出一声无语的喊叫,噗通一声再次落入水里。

    听到耳边的声音,小屁孩脸皮一僵,笑的有些尴尬。回过头,果然看到魏昆正无语的看着他。

    不过也没紧张,师傅既然没出手,说明这人就是不当紧的。

    既然是不当紧的,救了就当做好事。不救,死了也跟我没关系。

    “小屁孩,你师父怎么样?”

    “师傅没事,玉霜姐你怎么在桥上?”

    风有些大,萧玉霜说什么话小屁孩也没听清。无奈之下萧玉霜喊了两声看到小屁孩茫然的目光,提着裙子就往桥头跑。

    与此同时,水面哗啦啦。

    一只手再次伸了上来。

    小屁孩赶紧去拉,那人目光警惕的看着小屁孩:“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哗啦啦……

    他爬了上来,浑身湿漉漉的带上来一滩水。

    整个人往船上一趟,大口的喘息着。

    这人短发,肌肤有些小麦黄,衣衫破烂简陋,鞋子露着脚趾头一看就是贫苦人出身。

    小屁孩也是穷孩子,看到这一幕心中多了些温柔。

    “你受伤了?”

    他看到对方脸色苍白,关心的问。

    那人喘息几下,哎呀声中坐起身子看着小屁孩:“小朋友,多谢你帮忙了,要不然老子就死在这水里了。”

    “小朋友?”应该是小孩子的意思,小屁孩微微一想就明白过来,对于对方自称‘老子’也没在意,他什么话没听过。于是笑了笑说:“你要谢我师傅才行。”

    小屁孩伸手一指魏昆,那人顿时回过神来。看到魏昆斜躺在那里,一身白色儒袍,长发披散面容俊俏,心中暗赞一声好一个偏偏贵公子。

    更何况,魏昆身材高大比他都高出一些,明明是书生打扮却目光饱满,精神头也不错,再加上那儒袍被撑的紧紧的,一看就是身材魁梧之人。

    这倒是与他心中的书生有些不一样。

    联想到小屁孩说的‘师傅’,他心中推测,这不会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吧?

    不过脑海里转过无数想法,还是赶紧一抱拳妆模作样的感激道:“多谢这位公子了,在下林晚荣,还未请教……”

    “魏昆。”魏昆点了点下巴,伸手一指:“林公子坐……”

    “哈哈哈,我算哪门子公子。”

    林晚荣毫不客气的走过去,只是行动间有些痛苦。即使如此,笑的也很爽朗大声。

    湖面上,刚才发生的一幕被很多人看到,一群才子佳人都惊呼出声。等到尘埃落定,看到那个刚才在桥上满脸不屑的穷酸竟然被邀请上船,而且那白衣公子一看就英俊无比,身上穿的布料也不一般。

    一群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那白衣公子为何对一个穷酸这么客气。

    魏昆却没有多想,看着小屁孩已经将船往岸边去开,而一个女子已经小跑着过来,他笑了笑倒茶:“林公子,发生何事了?”

    说话间目光看向远处,却见湖泊中央一艘小船晃悠悠的拉上去一个湿漉漉的身影。

    林晚荣顺着魏昆的目光也看到这一幕,-->>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