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151、我打死你这登徒子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碧波荡漾的玄武湖上清风拂面,夹杂着淡淡的凉刮的人不由自主的搂紧了身上的衣衫。

    周围欢声笑语,大船小船数不胜数,偶尔响起的清朗诗词声默然一顿,接着就是一阵杂七杂八的叫好声。

    才子佳人,古往今来最为令人乐道的事情,无论是哪个世界,哪一个时代都却之不得。

    忽然,一艘艘船飞快的汇聚到一个方向,无论大小都拥挤在一起也不怕给挤翻了。船头上偶尔出现一个白衣公子哥,或者略微寒颤的消瘦书生,都伸着脖子扬着脑的目光兴奋的看着。

    一些花船上叽叽喳喳,面上带着轻纱的年轻少女目光微微躲闪能从眼眶洁白的肌肤忽然变红看出她们内心的激动。

    那表情,跟发情的猫看到了什么能止痒的东西一般。

    无论男女都跃跃欲试,双腿晃动,像是恨不得飞起来飞过去,这片刻的时间都不想耽搁。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喧嚣了起来,再不复刚才的文采斐然,倒是有些像是闹市口一样乱糟糟。

    只是湖面上有一副不和谐的一幕,一艘乌蓬小船与那些才子佳人的方向刚好相反,慢悠悠的往着桥洞这里开去。

    或许是害怕中间太过拥挤,这小船缓缓靠边,一个七八来岁大的黑衣小屁孩正缓慢的撑着往前走。

    “师傅,你说这些公子哥和漂亮的小姐们,是不是也练了那些铁布衫和内功,要不然她们怎么不怕冷呢?”

    那小屁孩一边撑着船一边摇晃着脑袋好奇的往花船上去看,同时嘴里还念叨着不忘记说话。

    他身后,魏昆一身白衣的斜躺着,面前放着一张茶几,茶几上的小炉子正烧的很旺,一丝丝茶香扑鼻。

    手里捧着的书往膝盖上一方,魏昆没好气的翻起白眼:“熟话说得好,要风度就不要温度,他们为了英俊潇洒,美丽大方,穿少一点可以理解。”

    “那他们就不冷吗?”

    小屁孩接着问。

    魏昆回答:“你看那个小姐的腿,是不是在抖。”

    小屁孩扭头看去,那是一个绿色裙子的少女,身材消瘦,个子矮矮的,一头长发及腰披散在身后。

    本来穿的就少,风一吹紧紧的贴在双腿之上。虽然看不真切,但是那纤细的轮廓还是能隐约入目,果然看到那女子不仅腿抖,还貌似死死的咬着牙关。

    只因为透明的面纱下,那腮帮子一颤一颤的。

    小屁孩看的好笑:“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冷也不穿衣服,不过师傅,你说的真的对,女人穿少一点是真的很好看啊。”

    魏昆翻了翻白眼:“找媳妇不能找这样的,都秋天了还穿这么少,是知道会不会有病。万一以后成了亲不能生孩子,你就知道错了。”

    “师傅这你可就说错了”小屁孩得意一笑:“玉若姐姐告诉我,男孩子就该三妻四妾。她不能生,再多娶几个就是了。”

    魏昆:“……”

    “好好撑你的船。”

    “师傅,骆小姐来了,你就不想去看看?”

    “没兴趣。”

    魏昆低着头看着书,头也不抬的说道。

    有什么看的,一个脑袋七个窟窿。

    想研究一下内部构造,还要费心思去攻略。

    是书不好看还是武功不能变强?

    没事去挑拨什么小姑娘。

    小屁孩却还在说话:“那侯公子听说对骆小姐一门心思想要娶回家,只是可惜骆小姐恐怕还不知道那侯公子的本性。师傅,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小屁孩看到魏昆不吭声,没趣的撇了撇嘴:“也对,你自己都焦头烂额,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若是再多一个骆小姐,恐怕我就要成没有师傅的孩子了。只是可怜了骆小姐,若是这么不明不白的被骗了,一辈子也就完了。”

    “人家郎才女貌用你说?”

    “师傅哎,你自己说的是豺狼女貌,怎么现在却改口了?”

    下屁孩看到魏昆再次不吭声了,嘀嘀咕咕的自己找乐子:“玉霜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明明说是陪我们游湖,结果师傅你只顾着看书把人气走了。她要是留下,陪我说说话也好啊。”

    “师傅,你一个练武的看书干什么,又不考状元。玉若姐说你看不起她们是商人,你说对也不对?”

    “师傅,萧夫人说了,这个月你再不给个话,她就吊死在房梁上,让你以后晚上睡觉天天不得安身。”

    “师傅……”

    嘭!

    “我曹,师傅,天上掉下来个人。”

    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