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144、到我了吧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前辈,您年岁不小了,该享受的也已经享受,该承受的也早就承受。依我看不如找个深山老林安享晚年,又何必出来与我这种年轻人动手动脚。”

    魏昆一边往前走,一边语气轻松的说道。

    但是浑身上下真元蠕动,浑圆如意。丹田内一副黑白二色的画面缓缓旋转,那是阴阳二气凝结的真元湖泊。

    他心中一动天地间无形变色,莫名的风忽然汇聚,庞大的灵气粘稠无比。

    老太监看到这一幕黯然摇头:“你这后生好不哓事,本座为你好你偏偏不领情。也罢,那就打过一场再说。”

    魏昆摇头:“非是晚辈不领情,而是前辈是让晚辈去做汉贼,晚辈自然不肯。”

    老太监呵呵一笑:“你就算杀了本座,灭了金人,难道让那群软骨头再掌控乾坤?等到数十年后,蒙古南下,你以为挡得住?不过是换一个主子罢了,到时候乌泱泱一片地面上又是跪的看不到边,那时你就明白,心痛是何感觉。”

    魏昆深吸口气,目光忽然绽放出神光。瞳孔中一黑一白缓缓旋转,看起来很是神异。他站立虚空,一步迈出来到老太监跟前。扬起蒲扇大的右手,宛若遮天蔽日一般倾泻而下。

    “软骨头不行,那就换一个硬骨头。前辈走错了路,晚辈给你走回来就是了。”

    他话音刚落,手掌也同时落下。

    手心中无穷的吸力爆发,让空气都扭曲了。一丝丝狂风忽然汇聚,最后形成了一个漩涡。

    魏昆这一掌纯粹是用强大的内力压人,若是一般人定然周身动都不能动,老老实实的看着魏昆一巴掌拍下来。是死是活,就看魏昆的心情。

    但是老太监却呵呵一笑,脚步一顿身影拉出了红色的幻影。他往后一退,却又猛地一进。不仅成功的躲开了那无穷的吸力,更是用娇小的身躯撞在魏昆胸口。

    了不得。

    魏昆深吸口气,小腹忽然膨胀。整个人宛若气球一般大了一圈,双眼一瞪双臂一震:“铁布衫。”

    嘭!老太监倒飞了出去,红色的身影撞在大殿之内转眼消失不见。

    一边观看的李莫愁脸色一喜正要叫喊,却被林朝英拉了拉手:“哪有那么容易,你别多事。”

    李莫愁闻言神色一怔,心中又担忧起来。

    咔嚓!

    大殿巨震,屋顶冲天而起。万千瓦片宛若利器一般刺了过来,但是一接触魏昆就化作了飞灰。

    魏昆站在那里不动,目光灼灼的的看着下方。

    虽然见不到老太监的身影,但是屋子内那灼热的宛若一个小太阳一般的能量团却让他心惊肉跳。

    若是论内力的数量,魏昆还是比不得这老太监的。

    刷……仅仅一个呼吸,红衣身影飞走又飞会。

    与前面不一样,这一次这道身影犀利宛若一把大刀,斩破了空气眨眼间到了魏昆跟前。炙热的真元灼烧着空气,像是一轮小太阳一般耀眼。

    面前的呼吸都忽然困难起来,就像是空气一下子被抽空。

    魏昆眯着眼扬起手臂,却脸色一变疯狂后退。

    红衣身影上绽放出一抹寒光,纤细锐利,能刺破一切。

    绣花针?

    魏昆后退的同时心中也有些疑惑,想起东方不败的招牌武功,大概也许就是那个玩意。

    他心中感慨,这群混蛋从男人练成不男不男女不女,估计也怀念自己当初的身体,所以就天天带着绣花针在身上。

    真是缺什么想什么,估计他们本来就小,这才用绣花针。

    魏昆琢磨着,自己要是连这葵花宝典的话,恐怕要带着个十八米的大铁棍才符合身份。

    叮!

    手臂被扎了一下,果然是绣花针。清脆的响声像是撞击在铁棍上,发出了刺耳的震动。

    老太监感慨无比:“后生好硬的身子。”

    魏昆嘿嘿一笑:“前辈倒是纤细精致的很。”

    “哼,你且看我手段。”

    老太监不满的冷哼,倒也不是生气,多少心里有些不自在罢了。

    他不屑一笑,身影忽然消失,速度暴增之下面前只剩下一道道红影。

    眨眼间魏昆周围像是被红色的布匹包裹,如果不是传来的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估计李莫愁都怀疑魏昆是不是跑了。

    魏昆心中骇然,这葵花宝典真是诡异莫测,速度快到了极致。老太监功力深厚,恐怕就算是东方不败都未必有这份功力。

    魏昆屏气凝神,精神力闪开,终于能扑捉到身影。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