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115、黄晴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客厅,黄药师和魏昆面对面而坐,大眼瞪小眼。

    良久,黄药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昆儿,你说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魏昆神色凝重:“岳父,是人。”

    啪!

    黄药师闻言气的牙疼,一巴掌拍在魏昆脑门上:“我当然知道是人,但是怎么生下来就会跑。”

    “这个……”

    小婿也不知道啊。

    哪咤还三年呢,这完全是正常的十月怀胎,怎么生下来就会跑呢。

    这有些不科学……不对,有些不符合神话规律。

    就在二人再次傻眼的时候,面前一花,一道人影出现:“爹爹,姐夫,我给你们摘的桃子趁热吃。”

    趁热吃……

    俩人满脸黑线低头看着晃动着白花花的脚丫子伸展着一双小白腿举着白嫩嫩小手的小东西,一时间有些无语。

    桃子也能趁热吃?

    “咳咳,晴儿真乖。”

    黄药师僵硬的摸了摸小不点的脑袋,然后伸手接过桃子。

    魏昆也伸手接过,大眼睛在小不点身上乱转。

    黄晴,因为是晴天生的。

    这特么什么名字,冯蘅好歹是大家闺秀就这点水平?

    这丫头是蓉儿妹妹,刚出生……一个时辰。

    没错,也就是俩小时。

    出来就会跑,一个女孩子疯子一样满屋子乱转,吓的黄蓉和黄药师差点没昏迷过去。

    你见过孩子生下来就能跑能说的吗?

    你见过孩子生下来就穿着四角裤和肚兜的吗?

    黄晴眼巴巴的扬起头看着魏昆,魏昆吃了一口桃子有些傻眼,也愣愣的盯着黄晴。过了片刻忽然反应过来,挤出一丝笑脸说:“晴儿真乖。”

    “谢谢姐夫。”

    黄晴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眯起,爬起来就跑。

    “晴儿慢点……”

    黄药师急了,这闺女怎么闲不住。

    “我要去给娘亲送桃子。”

    砰!

    一声巨响。

    俩人吓了一跳,虽然这闺女有些诡异,但是到底是亲人啊。

    赶紧跑过去看,却目瞪口呆。

    只见冯蘅房门上一个小洞被撞破了,屋子里黄蓉正目瞪口呆有些傻眼的站在床边。

    床上,沉睡的冯蘅脸色有些苍白。

    肚子上坐着一个小不点,小不点双手捧着一个大桃子,哇喔就是一口咬开。然后小手接着从嘴巴吐出来的桃肉,直接往冯蘅的嘴里塞去。

    一块,两块。

    冯蘅腮帮子很快鼓了起来……

    黄药师急了,推开门进去:“你这死丫头干什么,想憋死你娘啊。”

    冯蘅也醒了,傻眼的看着坐在肚子上的黄晴,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爹爹,人家的口水很厉害哦。”

    黄晴躲开黄药师要抱她的双手,扭过头奶声奶气的说。

    “口水有什么厉害的。”

    黄药师有些无语,这孩子神奇是神奇,怎么脑子不顶用。

    “你看娘不是醒了?”

    “你还以为是你口水救醒的?你打一辈子醒的更快。”

    啪!

    “别教坏我闺女。”

    冯蘅没好气的一巴掌甩过来,黄药师尴尬没面子,一瞪眼看着魏昆:“等着干什么,没见你师娘醒了,还不去准备点吃的。”

    .卧槽,这老头真无情。

    “爹,你干嘛吼昆哥哥,昆哥哥天天那么累了,你别吩咐他做事。”

    黄蓉不开心了,没好气的吼了一句。

    黄药师:“……”

    “他有什么累的,天天无所事事。”

    强制反驳一句,却迎来黄蓉的白眼:死老头懂什么,昆哥哥消耗多少你知道吗?

    算了,这种事就不跟你解释了。

    “昆哥哥,我们一起出去吧。刚好娘醒来,蓉儿给娘做点好吃的。”

    “好。”

    魏昆点头。

    冯蘅满意的看了过来:“还是蓉儿和昆儿有孝心。”

    白眼翻了一下黄药师。

    黄药师:“……”

    老婆到底是什么意思?

    黄老邪陷入了沉思。
>

返回目录